2020-6-24 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原创 黎希  2020-06-24 18:56:38  阅读 333 次 评论 1 条

周日,下乡。

去一对一帮扶。

就是去安抚一下。

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困难?

有没有什么意见?

顶多是听听,真困难咱也解决不了,例如有老头说,什么都怪好,就是缺个老太太,咱也不可能真去给找个。

做一些基础的表演工作。

例如给扫扫地,打打水。

合个影。

上传,OK了。

我姐的那几户比较难缠,她自己都不敢去了,我先陪她去,挨着走访了一下,假装拿笔拿纸记录一下,主要是这几户问题太大,又是地又是树的,全是历史遗留问题,咱充其量能倾听一下,记录一下,别的什么都不能做,也做不了。

有个原则。

无论你多么讨厌这家人。

你都要装的仿佛是对方的亲生闺女。

拉着大娘好久没洗的手,一口一个大娘叫着。

甚至连自己的娘都没给梳过头,给人家老太梳一梳……

就确保一点。

回访时,满意度,很高。

弄完她的,我问,你是跟着我,还是先回去?

她说,我先回去吧,孩子自己在家。

我说,那我不送你了。

她说,你把我放路边就行了。

我把她送到了公交站,帮她叫了网约车。

主要是,我有别的事。

不愿意带她。

我跟他们不一样,他们都是只动嘴,只表演,光说好听的,不办实事,我不这样,你让我给梳头?我自己都不梳头我给你梳?但是我搞的满意度爆表,为什么?

我去,都是每家每户送袋米或面。

不值钱,一袋几十块钱。

还非留我吃饭……

我分的困难户少,因为我年轻,没耐心,而且讨厌穷人,同是人,你为什么非得那么穷?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,你总是怨这个恨那个,都怪你自己,小时候我爹就经常教育我们,你看看XX家的地,都荒了。

好吃懒做。

穷就对了,你不穷咋对得起我们这些勤奋的人家?

但是,这话咱不能对他们讲。

那了得?

所以,分跟我的,多是正常户,而且还算村里的中上游。

按照要求,我也给他们留了联系方式。

只接到过一次电话。

是一个女的寻求法律援助,她遭受了家暴,她户口是农村的,但是人在城里生活,当时是二婚,不知道因为什么起了口角,被男人打了一顿。

她所谓的法律援助。

是电视看多了。

以为跟国外似的,马上有律师上门替你做主。

那我就敷衍她,你这个事呢,找律师没大有用,除非你不想过了,我建议你去找妇联,让妇联给出头,实在不行,你就打110,把他抓去。

后来,可能是不疼了,气也就消了。

涛声依旧了。

她为什么不去妇联或打110?

因为老公有正式工作。

若是这么一闹,她知道,会砸对方饭碗的。

这点理性,她还是有的。

忍忍吧,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他打了我,也等于我打了他。(后来我判断之所以没有报警是另有隐情,就是他们是互殴,而且是她先动的手。)

巧!

我这次来探访,正好遇到了女当事人。

比我大2岁,虚岁40。

家里老人去赶集去了,她在门口给老人洗床单被罩,就聊了几句,她可能是憋了很久,一肚子委屈,讲述了前因后果。

前夫原先开个门头,可能是借了高利贷,刷了她的信用卡以及担保贷款之类的,反正使她负债30万,最初俩人是为了躲债离婚了。

但是依然生活在一起。

在这期间,再次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现在的老公是离异状态,有正式工作,跟她是初中同学,也就是说,读书时就喜欢过她,但是她没瞧上他,那时他太不起眼,但是此时不同了,她负债累累,而他有正式工作,铁饭碗,还有社会身份。

为了娶到她,他对她做了三项承诺。

A、帮她还这30万债务。

B、买一套写她名字的房产。

C、帮她找份工作。

注意,是床上承诺的。

她就信了,领了证,但是,你要这么想,他就是个普通上班的,一年剩不了几万元,家又是农村的,房子可能还有贷款,何况又离婚折腾了一下,他根本不可能有余粮,一切承诺都是假的,意思是先骗到手再说。

在一起生活后,发现他这个人,平时都挺好的,就怕喝酒,一喝了酒就容易激动,一激动要么摔东西,要么打人。

俩人都是二婚,那么都容易激动。

他骂了一句,怎么找了你这么个破鞋?

她接着就扇他耳光。

他能白让扇?接着还手。

就这样,她吃了亏。

什么难听,说什么……

倾诉了半天以后。

我问,那结婚这几年,你上班了吗?

她说,草他娘,他跟骚娘们生的小婊子上小学,一天接八趟,等于我给当了几年保姆,我拿着比她亲娘拿着都亲。

我问,他往家拿生活费不?

她说,一个月给个一两千吧,就是日常开支。

我问,他的承诺,兑现了多少?

她说,兑现他妈了个B,什么都没兑现。

我问,你们俩现在离婚了吗?

她说,还没离,现在是他想离,我拖着他,我不能让他这么容易得逞,他不帮我把债还上,我弄死他,还能白让他玩了几年?你就是找鸡也要给钱吧?

我问,找律师起诉他呢?

她说,我咨询过了,法律帮不了我,因为他太狡猾了,只是口头承诺,没写下来。

我问,他有钱吗?

她说,有,他私下跟人做点小工程,一年也能弄个小二十万。

边哭边骂。

最后,我问了一句:要不要我找他谈谈,你们和好?

她说,那最好了,只是他现在铁了心了。

我问,他外面有人了?

她说,不知道。

我是这么分析的,当初他娶她,算是圆了梦,少年时的女神,真娶回家,发现她控制欲太强,那么久而久之,他就想逃。

作为旁观者来评判。

就一句话。

已经是两个阶层的人了。

她恨的咬牙切齿都是假的,她是不想跌落。

她当正事了,把老公的工作单位、电话、住址,都告诉我了,希望我真的去跟他谈谈。

我说,我尽力而为,一切看缘分。

她说,行。

我问,你家老头老太吵不?

她说,从我记事起,从来没见他们俩好过。

这家人也很怪,你说两口子感情不好吧,但是日子过的不错,在农村算是好的,只有两个闺女,没有儿子,这个是大闺女,还有一个小闺女是84年的,未婚,在北京工作。

俩闺女都读过书,大闺女读过大专,毕业后就结婚了,算是嫁给了一个小商贩,当时全家人反对,越反对她嫁的越坚决,她前夫本身就是二婚,她自己最大的失误就是没去找份正式工作,从毕业到现在没正式上过一天班。

她自己也说,我自己把自己糟蹋了。

还有一点,她姐妹俩都长的很高,1米7以上的大个,颜值能打到80分以上,所以她现在的丈夫当初被她吸引也是必然的,但是颜值又不当饭吃,真在一起生活时,没有工作的她更像是一个废物。

女人,一旦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。

猪狗不如。

关键是自己没有朋友圈,没有人际交往,整天围着家转,那么焦点自然在男人身上,我都等了一天了,你也不回来陪我说说话?所以,俩人一见面就会开战,她觉得自己委屈,他也觉得自己委屈,我在单位挨了领导一天的骂,回来再来哄你开心?我闲的蛋疼。

谈到了自己的妹妹,说妹妹收入不错,年薪15万,而且打扮的很时尚,日语专业的,在一家日企工作,这些年也谈过不少男朋友,还曾经差点嫁到法国,过去从来没担心过婚姻问题,而突然觉得到了结婚年龄时,发现找不到合适的了。

她说,你有合适的,给我妹妹介绍个。

我说,她又不可能回县城。

她说,有合适的,可以回来。

我问,是她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?

她说,我们交流过。

我说,她见多识广,已经不可能适应县城生活了。

她说,能,是想安安心心过日子,生个孩子。

女人,特别是漂亮的女人,很容易陷入一个误区,无论你是18岁还是38岁,身边总是一群舔狗,女神女神的叫着,所以总觉得找人结婚很简单。

其实,是没有区分。

这些舔狗,是想睡你的。

不是想娶你的。

真正决定娶一个人,那就需要理性匹配了,你多大年龄?什么财富?什么颜值?

你会发现,谈炮。

谁都可以,兴高采烈的,手舞足蹈的,对你好。

谈婚?

那对不起!

上次,有个做高端婚恋的来我们书店玩,他是只做上海,按次收费的,就是女嘉宾见一个男嘉宾,女嘉宾要付1万元左右的中介费。

大约是什么比例?

100个优质男就可以周旋3000个女性客户。

狼少,肉多。

甚至,可以给男嘉宾分成。

你想吧,我这个水准,在相亲市场算一般的吧?要啥没啥,但是,倘若我离婚了,哪怕再带个娃,我找个00后都不难,我咋可能非找个80年的?

优秀的女人,要以市场价值的角度去思考婚恋。

很重要。

多数人都是在逞强,大不了我自己过。

你真决定自己过吗?

之前,有个小伙是做微商的,反正是事事不如意吧,年龄也不小了,80后,没房没车,偶尔跟我们一起骑车,可以理解为县城版的光棍吧。

曾经有两位大姐提过亲。

都是本地优质剩女。

咱这些结婚早的,看着都怪馋的,前段时间还有个骑友想把自己单位的一个211毕业的硕士介绍给他,问过我。

我说,可别祸害人家了。

这就是一个不会种地的农民,你介绍给他,不是害了她吗?

但是,从侧面说明一点,211已经饥不择食了,觉得找个不那么讨厌的人就可以了,已经不追求什么门当户对,什么情投意合了,更在意的是男的是否是初婚,有没有娃。

女人,一定要在合适的时间,结婚。

但是,并非越早越好。

例如本地,多数22岁左右就结婚了。

上次小律师谈过一个观点,早婚是离婚的重要诱因。

什么都不懂的年龄,跟一个人捆绑在一起了。

我要告辞。

她没叮嘱自己的事,着重叮嘱了妹妹的事:你用点心,75年到85年之间的,可以有过婚史,但是不能带孩子,工作、收入之类的无所谓,人品好就行。

我说,等我离婚吧。

她说,就知道开玩笑。

开车去乡镇的路上,我在想,她们姐妹俩之所以把婚姻搞的如此邋遢,根源就是父母给了错误的示范,没有学会爱以及被爱,只有控制权的较量,父亲想控制母亲,母亲想控制父亲,较量了一辈子。

没学会爱。

所以,她采取的策略是一毕业就结婚,遇到了谁就嫁谁,只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,逃离原生家庭。

妹妹采取的策略是什么?

恐婚。

一想到婚姻,就想到父母,只有痛苦,没有幸福。

否则不至于拖到这个年龄。

那么,她老公,我要不要去见?

要去,答应她了嘛。

还能当个写作素材,挺好的。

期间,她还给我讲了个事情,也是寻求法律援助的,我也敷衍过去了,她从城里搬回来后,并没有直接跟父母住在一起,而是住在堂弟家,堂弟一家在外打工。

结果?

晚上,村里有男人爬墙。

拿手电筒照她……

她问,这种能不能直接抓人?

我说,这个肯定是需要证据的。

她问,什么证据?

我说,下次你给录下来。

她说,论起来,我还要喊他叔,还挺近的。

我说,喝酒了吧?

她说,是的。

我问,跟别人说过吗?

她说,没呢。

农村,看似最风平浪静,其实性事最多,而且也最奇葩,什么版本都有,越原始的群体,性越简单、越复杂。

就是单纯的欲望。

有欲望,就想满足,关键时刻甚至不考虑伦理道德。

我在另外一个乡镇时,对口过一个退休民办教师,民办教师的退休金很高,一个月六千多,就老头老太两口子过日子,花不着钱,而且他们住在农村,基本没有花钱的地方。

我喜欢这种优质家庭。

他们客气,而且也没啥意见,也不用咱给梳头。

老太一个字不识。

老头识字。

老头腿脚有些不灵活了,走路需要拄拐,与年轻时喝酒有关系,不知道叫中风还是痛风……

脑子半灵活状态。

有次我去。

老太让老头把存折拿出来。

因为这个事,俩人杠起来了,嗷嗷的。

老太的意思是遇到一个识字的,而且不是亲戚,完全是外人,小伙也不错,让当个见证人,看看家里钱还在不?

老头的意思是啥?

咱就攒那么两块钱,你不知道怎么显摆了。

最初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以为老太是想炫耀一番。

我就说,不用,不用,大爷是文化人,会管的很好的。

老太嗓门大的很。

嗷嗷的,逼着老头去拿。

老头就去拿存折。

就三张。

基本就是三个月的工资。

老太让我告诉她是多少钱……

我就告诉她了。

老太火更大了:我伺候你吃伺候你穿,你他娘的花钱去日人,你孙子都快结婚了,你这个老不要脸的。

咱是一脸懵逼。

甚至觉得戳了马蜂窝。

安慰了半天。

老太要摸手机给儿子打电话,老头不让。

人家原本风平浪静的,这让我给惹的这样了,那我也坚持让年轻人回来,我要脱身,否则他们再气死一个,我跟谁说理去?

没有一个小时,儿子从城里赶回来了。

儿子也很惊讶……

从娘俩的交流,我大体判断出了什么事。

老头偶尔去打牌。

应该是认识了个女牌友,街坊里也是有传闻,有人跟老太告过状,但是老太呢,一直没抓到把柄,何况老头这样了,也不可能再乱搞,站都站不稳,你还能上战场?

儿子就翻翻翻。

翻出来了一大叠借条。

数了数,应该有20多万。

是谁写的呢?

老头写的,替对方代笔的。

一个女的,58岁,果然是老头的牌友,女的口述,他来写的,因为那个牌友也是个文盲,不识字。

儿子非让我给当个见证人。

想把这些借条给换回来,就是换成58写的或摁手印的。

去找,没找到。

后来,儿子用了一个很极端的办法,把老太抓出来了,算是把她钓鱼了,的确不会写字,你让画圈她会画,你让她摁手印她也摁。

但是,什么钱都没有。

起诉也没用。

这个老太嗜赌如命,把一群老头睡了一遍,也榨了一遍,一般的也就是榨个万儿八千的,这个退休老教师算是被榨的最多的一个,睡一次借一次,而且很有策略,例如借1万接着还几千。

后续,我就没再密切跟踪了。

毕竟是家事。

只是听说老太与老头闹离婚。

儿子也站在了妈妈这边,娘俩想了一个很极端的办法,你不是没钱还吗?

不要紧,你伺候他的余生。

把老头给送去了……

老年人的性欲一直都是被忽视的,有个圈子出轨率也非常高,那就是。

广场舞!

有时我在想,你看我爹我娘,恩爱了一辈子,哪怕在今天,俩人也天天形影不离,去河边散步,去跳舞。

若是有个年轻一点的女人勾搭我爹。

例如50岁左右的。

我爹能魂不守舍,甚至感叹,60多年白活了,爱情原来是这般滋味,为了一个人,茶不思,饭不想,什么孙子,什么儿子,我都不要了,我要爱情。

家里钱,也偷偷的拿出去了。

这很正常。

特别是降维式的,例如城里的老娘们勾搭农村老头。

看看人家,60岁了,不显年纪,又白又胖的,咱对比一下咱自己家的,干巴老太太,越对比越流口水,什么伦理道德,什么脸不脸的。

我开车去镇上,约了人吃饭。

结果,人家在开会,说还需要点时间,那我闲着也无聊,不如先去帮那个女的把事情处理一下。

我去村长家。

把醉汉爬墙的事说了说。

特意提到了“风口”一词,现在网上正在讨论这类话题,特别是猥亵妇女类的,容易成为焦点案例,你看看?

村长对这个人很熟悉,看来,也是惯犯。

村长说,我知道了,回头我去卷他。(踢他的意思)

我说,给人保密。

他说,这个不用嘱咐。

村长留着吃饭,我告辞了……

我想,要不,跟她老公沟通一下吧,毕竟答应她了,就按照她给我的电话号码打过去,我先自我介绍了一下,因为他是同道中人,一听就知道为什么给他打电话,因为这属于我的工作范围,群众有困难,我不给疏导吗?

而且,一聊,我们还有交集,他听说过我。

截然不同的两个版本。

两件事出入最大,一件事就是他跟前妻离婚时,他们有两套房子,一人一套,但是前妻的那套是全款的,而他现在住的这个是贷款的,所以就有了一个协议,房子给前妻,但是前妻要付20万现金,但是前妻没有钱,就给写了个条。

她嫁过来后,因为着急还自己的债务,就逼着他去要这个钱,而他觉得这个钱不该要,虽然离了婚但是也不能赶尽杀绝,而且就是普通上班的,哪有钱?

她就闹。

不仅仅闹,还亲自去找过他前妻。

他认为,这挑战了他作为男人的底线。

因为这个事,俩人动了一次手。

另外一件事,就是他朋友做点小工程,偶尔找他商量点事,那么她认为他在接私活(我推测可能的确是他自己做的),总是催他帮着还债,他不给还,那么她就提出,你若是不给还,我就去纪委举报你。

他又认为挑战了自己的极限。

所以,下决心离婚。

感觉,度日如年。

最后,临挂电话了,问了我一句:弟弟,你觉得男人到我这个份上,窝囊不?

我明白了,不可调和了。

她应该是跟她妈学的,哪句话伤人说哪句,哪件事刺激人做哪件,总觉得这样可以跟男人博弈……

这是错误的。

一旦挑战了男人的底线。

他就不会再跟你玩了。

她爹为什么没跟她娘离婚?

是农村,基本没有离婚这个选项。

要有,也早离了。

我又回到镇上,我师弟在这边干稽考,本质上是个纯屌丝,就是个科员,但是有点巡查组的感觉,很是威风。

是他约我中午坐坐。

否则,我就跟我姐一起回去了。

午饭,安排在了全猪宴,不是他安排的,从座次上,我理解了他的威风,在我眼里就是个屌丝,如今,当主宾了。

入席前,我叮嘱过他,工作场合不要谈我,你就说我是你师哥,别的什么都不要说,明白不?

他明白。

主要是,说多了,抢了他风头。

因为要喝酒,一顿饭要吃两三个小时,我开着车强烈要求不喝,还是给我倒了一杯,意思是就这一杯。

这一杯是2两半,我喝了就进去了。

趁他们起身迎人的时机,我换成了水。

絮絮叨叨的。

可能是咱没喝酒的缘故,觉得师弟太嫩了。

吃完饭,非喊我去镇上茶庄,一个有故事的娘们开的,这个娘们我没见过,我都听过她的故事,你说她的味道该有多浓烈吧?

就我们俩的时候,他对我就表现的很尊敬了。

非让我帮他规划规划。

我说,你喝了酒,我也不多说,说多了你也听不进去。

他说,师哥,我很清醒。

我说,人在江湖,不要得罪任何人,哪怕真的身居要职,也要低调,真正的高手是什么样的?强且示弱,你太强了,真把自己当个钦差大臣了,别人会不喜欢你的,领导就是肚量再大,也不喜欢被你挑战,因为从内心深处,他觉得你算个啥,之所以哄着你,陪着你,是让你别乱说,你要明白这一层。

他说,虚心接受。

我说,这些人,都是来镀金的,你也不会一直在现在的单位,这些人,说不上哪天就成了你的顶头上司,你说你能有出头之日吗?你要反过来做,明明是个可以耀武扬威的身份,结果反而一口一个“服务”,咱要做好服务,为人民服务,为老百姓服务,这样,大家都喜欢你,当他们提拔了,总想把你弄在身边。

他说,是,是。

我说,我说这些都是有先例的,既有耀武扬威的成了臭狗屎的,也有虚心服务的成了贴身秘书的。

人家让他提意见,他真提意见。

你算个毛啊?

什么叫尊重?

你说的就是对的,我连建设性的意见都不提,因为我不配!

你看你师哥个性吧?

但是有个原则,只要与工作有关的问题,我从来不谈,我就是个临时工,我谈毛?我也不想去耗费精力,这就跟选优秀标兵一样,发的笔都没有水,还真有木头起来问问为什么没有水?

咋了,你还真要选选?

不是说你的人格不能刚正,你可以刚正你的。

但是,你玩什么游戏。

就该遵循什么游戏规则。

哪个愤青不是臭狗屎?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别说明:

A、文章非纪实文学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对号入座!

B、文章为有偿阅读,单篇1元

image.png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本文地址:http://wzjzapp.com/post/36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黎希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相关文章 关键词: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评论列表

  1. 每天赚200
    每天赚200 【】  @回复

    每日轻松兼职日赚200元,加入完全免费哦,
    操作简单,人人可做!已验证多次收款!去看看吧
    详情:https://t。cn/A62KE0AM(复制地址粘贴到浏览器打开即可下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