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··懂懂日记分享

原创 黎希  2018-11-10 13:29:24  阅读 301 次 评论 1 条

360截图16570130100125107.png


我刚从云南回来。

一家三口外出吃饭,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。

饭间,无意看到了我爹我娘在散步,他们也看到了我们,进来站了一会,聊了几句。

我爹上去就是:以后千万别骑摩托车了,那天一个,就在前面一点的位置,撞死了,看着怪吓人的,你又不是小孩子了,玩什么摩托车。

我说,以后不骑了。

车祸的事我早就知道了,机车群上有人发过,这些事不会吓唬到大家的,因为每个骑手都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,至少明白一点,只要玩车,摔车是早晚的事,若说一个人骑车从来没摔过,只有一个原因,骑的少。

另外,多年没出事故,不是说你技术好,也不是说你安全意识好,而是你运气好。

除了运气,都是瞎扯。

一定程度上讲,喜欢玩机车的人都有心理疾病,类似一种瘾,无法自拔,就喜欢那种感觉,知道危险的存在,可是偏上虎山行。全世界最危险的运动就是曼岛TT,去年死了三个,累计死了250多个。曼岛TT没有奖金,可是仍然有全世界的高手络绎不绝地前来挑战,依靠的,就是四个字,荣誉、挑战。

我看过一部关于曼岛TT的纪录片,那些车手在出发赶往曼岛前,会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跟家人一一拥抱告别,仿佛真的是生死离别,最感人的是什么?就是父母可能明明知道儿子会去送死,但是依然鼓励、支持。

倘若咱的儿子喜欢骑摩托车,咱的第一反应就是反对,你咋能玩这么作死的游戏?

所以,我是理解我爹的。

另外,我爹也是理解我的,他知道我的性格属于保守派,不激进,不喜欢速度,也不怎么骑,更像是叶公好龙。

我玩机车更像是买了张门票,进入了一个圈子。

我爹其实是想劝我媳妇,但是他不敢,只能指桑骂槐,以训我的名义说给我媳妇听,因为我媳妇没有驾照,出了事故不单纯是赔偿的问题,还会被拘留,但是我媳妇压根不在意这些,天天骑着出去,被交警抓到咋办?

我再去把摩托车要回来。

我已经从反对到纵容了,反对无效也就不敢反对了,她觉得无证驾驶是无所谓的事,这玩意跟骑电瓶车有什么区别?她还要给交警科普一下,意思是那些骑电瓶车的你们怎么不管?他们有驾照吗?另外你有执法证吗?拿出来我看看。

机车圈子怎么看待摩托车事故?

分两个群体。

一个群体是速度类,以年轻人为主,可能无牌无证无头盔,一加油门就飞了,深更半夜在马路上狂飙。

这类人是缺少敬畏心的,也是最容易出事的,也是最招骂的。

一类群体是体验类,以大叔大妈为主,有牌有证有头盔,甚至是从头武装到脚,平时偶尔一起出去玩玩,速度也不快,以体验“骑”为主,而且多是成功人士,是从汽车圈子进化过来的。

这类人的安全意识是非常高的,很少听说有出事故的,还有一点,大家日常不以摩托车为代步,即便出行也是团队作战,尽量的避开上下班高峰期,前后又有保障车。

最最容易出事故的骑行群体,其实是农民工。

以摩托车为代步工具,一方面没有安全意识,一方面没有安全防护。还喜欢闯红灯、酒驾,每当交警抓酒驾抓不到人的时候,去乡村道路上抓摩托车,一抓一个准,就这么神奇。

摩托车是否安全,与人的关系最大。

一是安全意识。

二是安全措施。

那是不是就绝对安全?

只要是在马路上,哪怕是开着坦克,也不能说绝对安全,例如大家都坐过公交车吧?公交车安全吧?不也失火吗?不也掉桥下了吗?

除了主观,还有客观,就是一些小概率的存在。

例如骑行大军在公路上骑的好好的,结果对面来了辆车子,突然逆行了,手忙脚乱又把油门当刹车了,一撞死一片,这不是胡说,烟台622惨案就是这么酿成的,老头69岁了,开了20年车,平时只会开手动档的,结果这次开了一辆自动档的雷克萨斯,不会开了,五条人命当场就没了。

这个事对山东整个骑行圈打击都很大。

应该是2012年的事,正好我认识了山东保险王,曹纪平,他借这个事给我科普了一下什么是保险?

保险就是去替你承担你无法承担的风险。

你有钱是吧?要是撞这么一下呢?

瞬间让你回到解放前。

你的房子、车子、存款,都会瞬间被保全,所以一定要把车子的第三者责任险额度选为最高,有100万就买100万,有200万就买200万。

从被他科普以后,我就买了满额的。

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。

另外,倘若我是骑手呢?我是家里的顶梁柱,突然没了,一家人会不会回到解放前?这要看我是否给他们买过反向彩票,例如我买了1000万的人身意外,即便是我没了,媳妇和娃在10年内依然不会太苦。

至于我爹我娘就无所谓了,他们有退休金。

所以,我觉得曹纪平是高人,他不需要跟你联络感情,也不需要太多的废话,就做几个假设就足够了,大家都是聪明人,一分析就懂,说什么保险会让人反感之类的,那是因为站的层次太低,应该说是面向的客户层次太低。

在机车群里,我属于胆子最小的,很少骑到60以上,也不喜欢驮人,我总觉得驮人出了事故没法交代。

我们群上有个姐,娥姐,做食品的,最初是一家食品厂的业务员,后来食品厂出现了资金链问题,她手里掌握着大量的客户,就单干了,跟老公两个人一步步干起来了,喜欢骑摩托车,尤其是大踏板,最近刚买了一辆X-ADV。

她胆大,但是老公胆子小。

偶尔我们组队出去玩,我们在前面骑车,老公就跟在后面开保障车,就是俩人时刻是捆绑在一起的,那细心程度你都无法想象,车子一停,老公就把水杯递过来了,还要叮嘱一句:先喝口水。

休息时,娥姐车上有点泥巴,他都给擦的干干净净的。

老公是不是不赚钱?

也不是,工厂是俩人一起干起来的,老公负责生产,娥姐负责外联,娥姐以前喜欢踢毽子,因为老公觉得踢毽子无法一起,因为他不喜欢,所以就极力的阻拦,就把娥姐唯一的爱好给割掉了,为什么混机车圈呢?

是用于外联的。

做工厂是需要大量的人脉资源的,各个口,机车圈子是捷径,很多人以为玩机车的是一群草包,其实真误解了,这是一群由汽车玩家过渡过来的人,都是深藏不露的,有人喜欢书法,天天写,天天晒,有人喜欢读书,我总觉得我是里面最有文化的,时间久了我就蔫了,里面卧虎藏龙,还有大学教授,咱要时刻把尾巴夹好,别班门弄斧了。

娥姐找过我一次,就是委托我帮着找个能操盘淘宝的人,她想进军淘宝,理由就是她给江苏一个小子做代工,那小子就是在网上卖,一年能有300万以上的利润,她觉得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,希望我能帮她物色个合适的人选。

我当时就否决了她的想法,我觉得每个人都要做自己最擅长的事,这不是你擅长的领域,优秀的人不会给你打工的,他完全可以找人代工,没必要跟你合作,相反,能安心给你打工的,也都是没有本事的,我觉得没有意义进入电商,因为你们还不是品牌,还没有核心竞争力。

本地类似的食品厂太多了。

我还给她补了一刀:对方说能赚300万,也许只是30万。

淘宝上跑量的确是很容易,但是都是价格战,饼干卖的比面粉还便宜,不要为假象所迷惑,钱哪那么容易赚?

过了很久,我认识了本地一个做牛肉酱的,牛肉酱也属于本地食品厂加工的一个系列,卖的非常不错,是申通那边的经理提供给我的线索,我觉得可以给娥姐对接一下,以后可以让他们找你们代工。

我给娥姐发信息,发现不是好友了。

我接着就嘀咕,我怎么得罪了这个娘们?当时我还送过她一箱红酒,我媳妇从云南带回来的鲜花饼我也送过她,咋莫名其妙的把我删除了?

理解不了。

又一次,我们骑行去青州。

在路上,她在对讲里喊我,问我在青州有没有熟悉的饭店?

听语气,仿佛还是跟过去一样跟我那么好。

我就调侃了一句,姐,你咋把我拉黑了?

她啊了半天,意思是不可能。

我们用对讲交流,姐夫是听不见的……

其他人就起哄,意思是小董不会给娥姐发果照了吧?

娥姐把话题岔开了。

吃饭时,姐夫去洗手间了,娥姐挪凳子到我旁边:不是我删除的,应该是我老公删除的,对不起,你别往心里去,他这个人就是这样,总是偷看我微信。

我问,是不是我给你惹麻烦了?

主要是我平时说话不大注意。

她说,没有,他不知道谁是谁,何况我什么年纪了?

这一页,就翻过去了。

车友里有个大哥大,他在这个圈子里就如同我在读者圈子里的位置,就是众人倾诉的对象,有什么事都找他,然后他告诉你该怎么办,要请谁,怎么请,是他帮着约还是你自己约他给陪酒,很热心。

我去洗车,洗车店老板跟我说,那个X哥上次过来洗车,他卡上余额不足了,我给挂你名上了。(大哥大)

我说,没问题。

我接着帮着办了一张新卡,当时正好是10月1搞活动,充1000送300,我去给大哥大送去,他的上张卡应该也是别人送的。

无意就聊起了娥姐。

我说,他们俩真幸福,从来没见过这么甜蜜的。

他说,这种甜蜜才是最可怕的,等于小娥多养了一个儿子,要时刻背在肩上,她老公除了小娥没有朋友。

我说,那累死了。

他说,小娥才是真累,但是她不能跟任何人说,一说自己婚姻累,所有人都批评她,意思是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老公对你好到极致了,你咋还不满足?是不是让甜蜜烧的?你知道你老公是多少女人的梦想款吗?

我说,那娥姐出差怎么办?

他说,跟着,反正要确保每个晚上都能看到小娥,不给任何男人机会。

我说,巨婴。

应该是娥姐找大哥大倾诉过,他是很懂她的,她内心无比的累,压抑,无处诉说,不幸福的婚姻呢,好在还可以发泄发泄,诉说诉说,她这个是无处诉说,即便是诉说,也是遭受一顿反击,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所以,人怪不怪。

男人说,我的心里只有你,我会爱你一辈子的。

真爱你一辈子,你却嫌累,女人真难伺候。

那天,看了一条微博,很有意思。

一直以来都有人在问:这个世界上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洁的男女关系,很多人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,其实这个世界上确实有:最纯洁的男女关系就是夫妻关系了,结婚10年后,看着对方一点邪念都木有。

昨晚,老师给我打电话,让我不要提到转基因这个话题,比中医更敏感,中医的敏感度我感受到了,例如我送了一本中医书,无数人要,一小时不到300多人给了地址,而且开场白大体一致:我喜欢中医……

那就不提了。

同学群上,也有人提醒我,意思是不该支持转基因,他是学生物的,还是农大毕业的,群上立刻就成了两派,我们都是理科生,理论上讨论这些问题更应该就事论事。

我突然发现,只要是论事,就不可能就事论事,更不可能心平气和,而且会直接成为信仰问题,可能因为信仰不同会突然对某个人产生讨厌,这就如同我写完转基因话题后,大家密集取消关注我是一个道理,也觉得我是反派系列,至少不是同道中人。

即便是同学关系,因为支持或者反对,也会成为两派的。

我没再争论,答应以后不写了。

100多位诺贝尔科学家支持意味着什么?当今世界上,最优秀的生物学领域、医学领域的科学家,都在站队转基因。

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些人都是被利益集团收购了。

你咋就这么不相信科学家?你小的时候不是还希望成为科学家吗?利益集团有这么牛B?轻松就收买了百余位世界上最精英的群体,而收买不了一个外行的文科生?

例如我们村刚上大棚蔬菜时,卖不动,大家给的理由就是反季节,那时还流行一句话:要想死的快,就吃大棚菜。

你现在吃的菜,哪个不是大棚的?

大家还传言肯德基的鸡长六只翅膀四条腿。

谣言总是传播的最快的,这就如同120年前,他们说“铁路破坏风水”“照相会吸走魂魄”,一样的无知,一样的愚昧。

信仰差异,会抹杀一切感情。

这个话题,就此翻过,不再提起,还是那句话,支持也好,反对也罢,我们都左右不了什么,还有一点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,其实我们依然是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,看似我们与外界是畅通无阻的,其实是近似物理隔绝的。

中科院在我们这里有个试验田,我曾经跟里面的工程师探讨过这个问题,就是为什么大家对这个事反应这么激烈?

他说,就是起名的原因,若是改为“基因优化”,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了。

基因优化容易理解不?

例如我1米65,我要想让儿子高一点怎么办?我找个1米75的媳妇,这个容易理解不?

这个是通过自然界的杂交实现的。

我问,杂交水稻属于转基因吗?

他说,不仅仅是,甚至可以称为转基因组了,而且是比较落后的技术,因为杂交水稻是将整条染色体转入目标植物的基因组中,从而达到增产等目的。这个染色体上有什么基因我们不确定,有对人好的和对人坏的我们都不确定。虽然你可能转进去一个带有高产基因的染色体,但是万一还有一个对人体有害的毒素基因呢?所以杂交水稻转进去的东西都是不可控的。而现代转基因技术都是将已知基因转入目标植物,转的什么都是可控的,所以安全性其实远远大于杂交育种技术!

可是,有人敢喷杂交水稻吗?

没人!

所以,中国真正的出路,在普及高中义务教育。

我娘对这些也很迷信,整天在手机上看这些新闻,又是哪里的母猪产了11条小狗,又是哪里挖出了怪兽……

关键是,她信。

办公室来了个女生,家是广西的,打扮的非常简洁,板鞋,披肩发,头发没有染过,眉毛也是原生态的,很浓密,个头不高,1米6出头,肩膀很挺,一看就是搞艺术的,这东西写在骨头里。

一句话,很干练,很干净。

身上也没有香水味。

就是个小女生。

当时已经是下午2点了,她没有吃午饭。

我说,我帮你叫份外卖吧。

她说,好的,我给你转红包。

我说,不用。

她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,这种力量给人很强的压迫感,就是使你感觉仿佛是在跟明星打交道,我倒水也有些手忙脚乱的。

她跟其他来访者不同。

其他来访者或多或少都带一些紧张。

她没有,反而很大方的去看书架上的书,拿出来翻翻……

饭来了。

她洗手,吃饭。

我说,我先去对面,你吃饱了叫我。

她说,好的。

我根据时间推算,她应该吃的差不多了,推门进来,发现她已经把饭盒收拾好了,正在洗手盆的位置用便携式洗牙器冲牙。

自从杨文剑在路上讲了玻璃杯的事,我就改了策略。

谁来喝水,我都让谁自己去洗个杯子。

你自己洗的肯定干净。

之前在网上聊过,知道她在美国读书,至于读什么专业,家是哪的,没有太多的交流,最初是怎么认识的?我写过一篇美国66号公路自驾游的文章,她无意搜到了,以为我是干导游的,就联系上我了。

后来,她偶尔看我文章,渐渐的到了天天看。

我说,问女生年龄不合适,但是看着你好小。

她说,我91年的。

我说,那不该看我文章,容易学坏。

她小嘴一抿:其实你写的,大部分我都认同,也是我想表达的。

我问,你是学艺术的吧?

她问,我是不是告诉过你?

我说,没有。

她说,我是学钢琴的。

我说,不都说学钢琴的人手指长吗?

她说,我是例外,哈。(她手很小巧)

我问,钢琴十级是什么水平?

她说,英语四级,差不多的比较。

我说,我儿子也学的钢琴。

她问,喜欢吗?

我说,还可以。

她说,若是真喜欢,可以不走考级路线,因为考级完全是应试与填鸭,会扼杀孩子的兴趣,即便考过了级也没什么用。

我问,你是什么级?

她说,演奏级。

我问,若是按照我儿子他们考级标准呢?

她呵呵笑了:钢琴十级只是相当于音乐学校附小三年级的水平,我是博士在读。

我问,在哪里读博士?

她说,北德州大学音乐学院。

我问,成年人是否可以学乐器?

她说,什么年龄都可以学乐器,学乐器与年龄无关,与教材有关,与老师有关,与兴趣有关,只要有兴趣,用上几年时间弹的一点都不差,最最关键的其实就是兴趣,小孩子学琴其实多是变态的,扭曲的,被动的,一边哭着一边练琴。

我问,成年人学乐器,会不会成为一个红海市场?

她说,一定是,因为人们生活条件好了,总想找点精神出口,你看大家现在又是练书法,又是跑马拉松,其实就是找精神出口,大家也想学乐器,也想学画画,但是现在的培训机构都是针对儿童的,把他们拒之门外了。

我说,有道理。

她说,其实教材才是最关键的,现在琴行的老师无论教大人还是小孩,都是一个套路,这是错误的,应该因材施教,根据不同的目的提供不同的教材,例如有的孩子就是为了考级,那就填鸭,死记硬背。有的孩子只是喜欢,那就可以兴趣式引导,一不小心可能就有所成就。

我说,有两个教材给我印象最深,一个是羽毛球领域的李在福,他把羽毛球提升到了哲学的高度,他讲的也很有道理,他的生命是有限的,说不上哪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但是他的这些理论是可以长期存在的,他也是体育学博士。国内出羽毛球教程的教练有很多,但是理论高度能达到李在福水准的,没有。另外一个是练书法的席殊,就是后来的席殊书屋的创办人,他在上世纪80年代创办了书法速成,这个书法速成其实是违背书写顺序的,但是是针对成年人的,你已经会写字了,也不讲什么笔画顺序了,字都是连笔的,搞的是21天速成,就靠这个教程他在那个年代赚到了200万,我也跟着他的书法练过一段时间,的确立竿见影,非常简单。

她说,教孩子和教成年人是不同的,因为目标就不同,小孩子要么是为了考级,要么是为了演奏,成年人则需求很简单,能表达自己的情绪,偶尔弹一弹,平时聚会可以弹几首曲子,同时能听懂音乐会了,懂音乐审美了,这就足够了。

我说,我学球的时候,也遇到过两派教练,一派是科班出身的,让我们跟小孩子一起学球。一派是自由派,认为你们就是成年人了,打就是了,一边打着一边纠正,结果自由派培养出的高手更多。

她说,《曼哈顿的中国女人》这本书你可以读读,里面的女主角40岁才开始学的钢琴,成年人其实更值得教,因为只有感兴趣的人才想起来学琴,兴趣开道才能越走越远。

我说,我有心学,但是我总是害羞。

她说,不用害羞,应该学。

我问,郎朗水平怎么样?

她说,大师级的,世界级的,就跟你写的一样,亿里挑一的,这种一般都不是培养出来的,天赋要占到8成以上的因素。

我问,是包装出来的还是?

她说,郎朗在业内封神的时候,老百姓还不知道他呢!

我问,你未来是回国工作还是?

她说,再看吧。

我问,会不会出钢琴教程?

她说,暂时没考虑,但是之前看过有人在做这个市场。

我问,当我儿子觉得学琴没意思时,是否要让他继续?

她说,要评估天赋,他的音乐天赋,家族音乐氛围,若是的确没有这方面的优势,可以放弃,重新发掘,我个人的观点是教育必须顺着兴趣来,很多家长让孩子学琴只是跟风,也不知道学琴的目的是什么,若是父母都没有音乐修养,孩子即便是学了琴,过了十级,最终也是屠龙术,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摸琴,摸琴也不会弹了,会弹也只是来首《梦中的婚礼》。

我问,你喜欢钢琴?

她说,说的矫情一点,就跟热情生命一样。

我问,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?

她说,没有,纯粹好奇,来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跟文章里写的一样丑。

我问,找到答案了吧?

她说,还好。

我问,接下来去哪?

她说,我是先到了上海,在上海见了见老师,又到了青岛,我有个师姐在青岛,然后过来看看你,再坐高铁去北京,然后再回南宁,过几天就回美国了。

我看了看她的行程单,每天都规划好了。

我说,我见过一个类似的人,是温州人,在上海那边做家具的老板,他出门就喜欢这么做计划,把十多天的行程都安排好了,连机票都买好了,一站接一站的。

她说,这样不会乱。

我说,真羡慕你,这么高的学历。

她说,可别嘲笑我了。

我说,真的。

她问,你为什么不出去读个书呢?

我说,走不出去。

她说,我觉得可以出去读几年书,你看那些企业家都一直都在上学。

我说,牛哥带了一个女徒弟,牛哥给人做规划都是本科模式,就是上去就是四年计划,这四年的时间里,你的事业要有什么进展,你的学业要有什么进展,你的健康要有什么进展,意思是你可以过去没有读过本科,但是现在让你重新读一遍,让每个人做四年计划,然后他再来给优化,这个女徒弟就是去日本读了两年书,出了一本书,还全程找私教上着健身课,还买了几套房子,整个人都蜕变了,天翻地覆,过去她跟球馆里的那些女人没啥区别,就是上班、下班、洗衣做饭,现在呢?至少是跟我们是一个层次的。

她说,你也可以按照这个方式给自己规划。

我说,我太懒了。

送走了钢琴博士,感觉真好……

女徒弟原来是我球友,那天我们见面,她又在传递这套理论给我,意思是董哥你可以重新规划一下自己,例如你学球总是断断续续的,为什么不把学球直接规划为4年呢?你若是专业学上四年球,虽然你已经到40岁了,但是40岁到70岁的30年里,你都是打球很出彩的。

你学不学,这四年都过去了。

非怂恿我去学门乐器。

我才不呢!

若是人真愿意拿出四年时间来让自己上学,不一定真上,绝对是质的改变,可是,我们混日子久了,不爱动弹了。

写完了,恰好看到了一篇新闻:王石已经抵达以色列希伯来大学,进行为期两年的犹太文化研究和希伯来文学习。

王石今年67周岁了!

………文章完………

本文地址:http://wzjzapp.com/post/26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黎希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相关文章 关键词: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评论列表

  1. 适合新手的靠谱网赚工具
    适合新手的靠谱网赚工具 【】  @回复

    懂懂开网赚论坛了